阅读新闻

行走乡村28年 用坚守演绎医者仁心-包河新闻

[日期:2018-07-08 13:56:17]来源:  作者:

行走乡村28年 用坚守演绎医者仁心

——记大圩镇优秀共产党员孙云海

编辑日期:2018/7/5 21:31:15   作者:新闻中心   点击次数:

孙云海常常一个人在办公室工作到深夜.jpg

孙云海常常一个人在办公室工作到深夜

孙云海每天都要出十几趟诊,距离近的,就直接走过去.jpg

孙云海每天都要出诊十几趟

为病人拿药.jpg

孙云海正在为患者取药

为患者输液1.jpg

悉心接诊

到患者家中,为其检查身体.jpg

上门问诊

 

 

今年49岁的孙云海是大圩镇许贵村卫生站站长。村里,几乎每位村民的手机里都存着他的手机号码——不管什么时候,只要一个电话,孙云海总是随叫随到,风雨无阻。

每天出诊十几趟,免去的诊费至少20多万元,骑坏的电动车、自动车不计其数……行医28年来,孙云海用一颗真心收获了村民的信任和认可,多次当选为大圩镇优秀共产党员、人大代表、党代表,更被评为“全省最美乡村医生”。

坚守,28年如一日

早上10点多,烈日高悬,孙云海骑着电动车来到位于花园大道的公租房。

前一天,许贵村民许芝珍给孙云海打电话,说自己90岁的父亲有些感冒,想请他来看看。近年来镇上征迁,不少原先村里的老人搬离许贵村后,都住进了公租房。

“小孙又来啦!”“孙医生你上次给我开的药吃完了。”“天这么热,孙医生上我家坐会吧。”进入小区里,一路上不停有人招呼着孙云海,他都一一笑着应答。在许芝珍家,为老人检查完身体,孙云海陪着聊了一会天,让老人心情宽慰些。

出了门,孙云海又来同住一栋楼的胡太翠家。今年72岁的胡太翠患有高血压,心脏也不好,前些天阴雨绵绵,心里总不太舒服。孙云海心里记挂着,细心叮嘱些注意事项,答应下回来帮她新买点降血压的药。

就这样,上上下下转了几户人家,孙云海背后早已汗湿,茶没有喝一口,手机里却多了好些买药清单和备注。晚上他还得来一趟送药。

在许贵村卫生站门口贴着工作时间表:上午8点到11点半,下午2点到5点半。然而孙云海的工作时间显然早已超出此外。

曾有一位同行对孙云海说:“你这样的日子,我半天都过不了。”

孙云海这一干就是28年。

“放心吧,要回来的”

一直以来,农村医疗水平有限。在孙云海幼年,母亲就患有高血压,村里的医生束手无策。他总记得,好多次母亲半夜病发,都是邻居帮着父亲,用两根棍子捆成担架,步行几十公里,把母亲抬到省立医院抢救。

“看病多难啊。”孙云海萌生了学医的念头。

1990年,孙云海从济南卫生学校毕业,在合肥市东门开了一间门诊,每天的营收能有300元。

为了照顾重病的母亲,孙云海城里乡下两头跑。那时只要他在家,总有街坊邻居上门请他看病。原来,许贵村原先的“赤脚医生”刚刚退下,村里一时间没有了看病的地方,孙云海的归来正解决了乡亲无医无药的状态。

渐渐地,家里的病人越看越多。思虑再三,孙云海决定关掉市里的诊所,回乡行医。

乡村卫生室就开在孙云海家旁边,除了基本的听诊器、量血压器,还有配备了一整套外科缝合包、急救药、氧气瓶等医疗器械,零零总总花费了上万元。“收入不到原先的十分之一。”孙云海说,既然选择回来就不考虑收入了。

自打卫生室办起来,村民都说孙云海这里看病好得快,来看病的人越来越多,有时隔壁村子人也慕名而来。实际上,孙云海不仅认真记录了每一次问诊,更把这些病历印刻在了脑海里。卫生站服务周边村民3000多人,凡是在他这里就诊过的,只要看到名字,孙云海就知道他得过什么病,适合吃什么药,对哪种药物过敏。“这都是趟出来的经验。”孙云海有些自豪地说。

有一阵子,村民们看到孙云海骑车出门,都担心地问:“别是跑了吧?”“不会不回来了吧?”

孙云海总是笑着回答:“放心吧,要回来的!”

守护,一个都不能少

2010年,随着基层医改推进,大圩镇各村建立起公共卫生室。孙云海在全镇第一个把自己的个人卫生室并入了村卫生室,医疗器材、药品也一并带了过来。

在此前一年,全国开始逐步建立统一的居民健康档案。许贵卫生站是大圩镇除中心站外,全镇业务量最大的卫生站点,同时档案建制也最为规范。

“工作虽然简单,但很繁琐,必须一一对照,不能投机取巧,做那些虚假的。”为此,他常常一个人在办公室工作到深夜。

2011年,大圩镇东林村启动征迁,900多份资料转到许贵村卫生站,其中有27份重点人群健康档案,需要上门随访。而此时,这些人早已搬离原址,散落在外。孙云海花了两三个月的时间,找到征迁档案里的信息,一个个电话联系后上门随访,核实完善档案。

2016年,村里开始推行家庭医生签约式服务,孙云海又成为了一名“家庭医生”,为全村500多名60岁以上的老年人和慢病患者建立档案,定期体检和上门随访。体检的时候,他往往早晨5点半就出门给村民测血糖、量血压、送药,晚上9点下班才回家。他说,只有这样才能当好村民的健康“守护神”。

出诊,24小时待命

今年2月15日,伴随着新年的钟声,孙云海和家人一起吃了一顿团圆饭。这是他行医三十载,头一回在家过完除夕。

对孙云海来说,除夕出诊已是家常便饭。2011年,除夕夜里11点多,孙云海突然接到本村一位胆石症患者求助,腹部疼痛难忍,去医院又不太方便,能不能请他上门看看,止痛就行。按村里习俗,除夕夜未放开门爆竹不能出门。家人都劝他等到12点过了再走。“这都什么时候了,病人可等不了。”孙云海放下电话,二话不说立刻赶到卫生站,先是找到病人的体检单,再上门给予对症处理。一番奔波下来,已是新年的正月初一。

从腊月到正月,孙云海的手机总响个不停。春节期间,他也只能抽出一天时间陪妻子回娘家。

“不知道他什么时候走的,也不知道他什么时候回来。”多少次,孙云海的妻子夜里醒来,身边已经不见丈夫身影。

感恩,把一切献给病人

从行医第一天起,孙云海就有一本账本,记录着自己的行医经历,一同记录下的还有这些年来患者赊欠药费的账目。

28年来,孙云海诊疗病人数十万人次,出诊四万人次以上。通常给五保户、孤寡老人看病的药费都是有钱就付,没钱就赊欠着。免去的出诊费、医药费加起来少说也有二十多万元。

孙云海经济最困难的时候,家里欠着母亲治病的外债,孩子还在上学,即便如此他也没想过讨回那些诊费。“一是时间长了,二来我最知道看病的难处,也受过大家的帮助,实在开不了这个口。”

“医生本来就是个感恩的职业。”在孙云海看来,病人把一切交给了自己,就应该把一切献给病人。

毕业多年来,孙云海还一直坚持学习。“1990年,我自己一个人跑到省立医院一位老专家门诊那里‘偷艺’。”每天,孙云海到得比实习生还早,帮老专家把桌子擦得干干净净。“后来老师也注意到了我,主动给了我很多专业指导。”

1993年,他又“如法炮制”,在安徽中医学院“进修”了一年。2000年,孙云海参加了安医大成人大专教育。2013年,获得了本科学历。明年,他还准备去继续“深造”一番。

“医学始终是在进步的。”今年,孙云海的外甥女正好高考,他想鼓励外甥女也走入医学的殿堂。深深热爱着自己的职业,孙云海感觉很幸福。

洪婉清 张伟伟/文  李文琦/图

版面设计:王子

 

相关新闻
免责声明: 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提供商提供的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。